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第2053章

雖說許家在福建的影響力頗大,在軍事領域甚至已經逐步取代了朝廷和兵部的指揮權,但終究在名義上還是大明的臣民,有些約定俗成的規矩也不敢輕易僭越。比如被稱作天子親軍的錦衣衛,許心素也會嚴令下屬盡量避免與其發生沖突,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錦衣衛這個衙門,與其關系再好也收不到什么好處,但如果得罪了這幫人,那麻煩就真的會源源不斷。許心素并不希望自家在福建之外經營的產業和人脈成為錦衣衛的目標,所以對于錦衣衛一向是敬而遠之,盡量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但如果錦衣衛膽大妄為,想欺到自己頭上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許裕興覺察到這地方的錦衣衛行為不軌,試圖在許家眼皮子底下從事某些不太友善的動作,那他自然也不會再保持克制。事關許家的安全,那可沒有任何退讓的空間。

在城防軍和自己的下屬對錦發號內部進行了初步搜查,確定沒有安全隱患之后,許甲齊、許裕興和金鳴才進入這個地方,查看里面的真實情況。

錦發號這處宅院的面積不小,前后總共四進院子,城防軍已經將在這里抓捕的所有人員,以及進攻過程中被火槍射殺的幾個人,全部都集中到第二進院子的天井中。

許裕興三人走進院子,便看到天井里密密麻麻跪著一堆人,手都被鐐銬反銬在身后。旁邊的空地上擺放著從這些人身上繳獲的各式武器,除了幾支手弩之外,還有錦衣衛的制式腰刀數把,長短火銃各兩支。

尋常做買賣的商人,哪會在自家商行藏有這么多的武器,光憑這些繳獲,就基本能坐實這些人的身份絕非普通人了。

“沒有腰牌?”許裕興掃了一眼,便向負責搜查證物的下屬問道。這些人的身份若是錦衣衛,那么他們身上必然也會攜有錦衣衛特有的身份腰牌。

那下屬倒是很機靈,靠到許裕興身后壓低了聲音回話道:“稟大人,腰牌是搜到了,卑職尋思這玩意兒擺出來或許會讓大人不好處理,所以就先收起來了。”

許裕興側頭瞟了他一眼,微微點頭肯定了他的做法:“你倒是挺機靈……做得好!”

如果這幫人亮明腰牌,那這事就變成了兩個衙門之間的公對公,許裕興雖然不怕錦衣衛,但處理起來不免會多出不少麻煩。但先將他們的腰牌收繳了,就算這些人自報身份,許裕興也可以不予采信,將其當作一群武力對抗官府的暴徒來處理。哪怕事后錦衣衛出面撈人,許裕興也可堂而皇之地推說抓捕的時候無法確認這些人的身份。

當然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既然里有真正的錦衣衛,那他們為什么不在先前直接亮明身份,而是要選擇對抗,就連城防軍趕到這里之后他們也還有表明身份的機會,但為什么他們最終還是沒有這樣做?

本書首發創世中文網,為防盜以下內容稍后重新編輯

雖說許家在福建的影響力頗大,在軍事領域甚至已經逐步取代了朝廷和兵部的指揮權,但終究在名義上還是大明的臣民,有些約定俗成的規矩也不敢輕易僭越。比如被稱作天子親軍的錦衣衛,許心素也會嚴令下屬盡量避免與其發生沖突,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錦衣衛這個衙門,與其關系再好也收不到什么好處,但如果得罪了這幫人,那麻煩就真的會源源不斷。許心素并不希望自家在福建之外經營的產業和人脈成為錦衣衛的目標,所以對于錦衣衛一向是敬而遠之,盡量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但如果錦衣衛膽大妄為,想欺到自己頭上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許裕興覺察到這地方的錦衣衛行為不軌,試圖在許家眼皮子底下從事某些不太友善的動作,那他自然也不會再保持克制。事關許家的安全,那可沒有任何退讓的空間。

在城防軍和自己的下屬對錦發號內部進行了初步搜查,確定沒有安全隱患之后,許甲齊、許裕興和金鳴才進入這個地方,查看里面的真實情況。

錦發號這處宅院的面積不小,前后總共四進院子,城防軍已經將在這里抓捕的所有人員,以及進攻過程中被火槍射殺的幾個人,全部都集中到第二進院子的天井中。

許裕興三人走進院子,便看到天井里密密麻麻跪著一堆人,手都被鐐銬反銬在身后。旁邊的空地上擺放著從這些人身上繳獲的各式武器,除了幾支手弩之外,還有錦衣衛的制式腰刀數把,長短火銃各兩支。

尋常做買賣的商人,哪會在自家商行藏有這么多的武器,光憑這些繳獲,就基本能坐實這些人的身份絕非普通人了。

“沒有腰牌?”許裕興掃了一眼,便向負責搜查證物的下屬問道。這些人的身份若是錦衣衛,那么他們身上必然也會攜有錦衣衛特有的身份腰牌。

那下屬倒是很機靈,靠到許裕興身后壓低了聲音回話道:“稟大人,腰牌是搜到了,卑職尋思這玩意兒擺出來或許會讓大人不好處理,所以就先收起來了。”

許裕興側頭瞟了他一眼,微微點頭肯定了他的做法:“你倒是挺機靈……做得好!”

如果這幫人亮明腰牌,那這事就變成了兩個衙門之間的公對公,許裕興雖然不怕錦衣衛,但處理起來不免會多出不少麻煩。但先將他們的腰牌收繳了,就算這些人自報身份,許裕興也可以不予采信,將其當作一群武力對抗官府的暴徒來處理。哪怕事后錦衣衛出面撈人,許裕興也可堂而皇之地推說抓捕的時候無法確認這些人的身份。

當然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既然里有真正的錦衣衛,那他們為什么不在先前直接亮明身份,而是要選擇對抗,就連城防軍趕到這里之后他們也還有表明身份的機會,但為什么他們最終還是沒有這樣做?雖說許家在福建的影響力頗大,在軍事領域甚至已經逐步取代了朝廷和兵部的指揮權,但終究在名義上還是大明的臣民,有些約定俗成的規矩也不敢輕易僭越。比如被稱作天子親軍的錦衣衛,許心素也會嚴令下屬盡量避免與其發生沖突,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錦衣衛這個衙門,與其關系再好也收不到什么好處,但如果得罪了這幫人,那麻煩就真的會源源不斷。許心素并不希望自家在福建之外經營的產業和人脈成為錦衣衛的目標,所以對于錦衣衛一向是敬而遠之,盡量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但如果錦衣衛膽大妄為,想欺到自己頭上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許裕興覺察到這地方的錦衣衛行為不軌,試圖在許家眼皮子底下從事某些不太友善的動作,那他自然也不會再保持克制。事關許家的安全,那可沒有任何退讓的空間。

在城防軍和自己的下屬對錦發號內部進行了初步搜查,確定沒有安全隱患之后,許甲齊、許裕興和金鳴才進入這個地方,查看里面的真實情況。

錦發號這處宅院的面積不小,前后總共四進院子,城防軍已經將在這里抓捕的所有人員,以及進攻過程中被火槍射殺的幾個人,全部都集中到第二進院子的天井中。

許裕興三人走進院子,便看到天井里密密麻麻跪著一堆人,手都被鐐銬反銬在身后。旁邊的空地上擺放著從這些人身上繳獲的各式武器,除了幾支手弩之外,還有錦衣衛的制式腰刀數把,長短火銃各兩支。

尋常做買賣的商人,哪會在自家商行藏有這么多的武器,光憑這些繳獲,就基本能坐實這些人的身份絕非普通人了。

“沒有腰牌?”許裕興掃了一眼,便向負責搜查證物的下屬問道。這些人的身份若是錦衣衛,那么他們身上必然也會攜有錦衣衛特有的身份腰牌。

那下屬倒是很機靈,靠到許裕興身后壓低了聲音回話道:“稟大人,腰牌是搜到了,卑職尋思這玩意兒擺出來或許會讓大人不好處理,所以就先收起來了。”

許裕興側頭瞟了他一眼,微微點頭肯定了他的做法:“你倒是挺機靈……做得好!”

如果這幫人亮明腰牌,那這事就變成了兩個衙門之間的公對公,許裕興雖然不怕錦衣衛,但處理起來不免會多出不少麻煩。但先將他們的腰牌收繳了,就算這些人自報身份,許裕興也可以不予采信,將其當作一群武力對抗官府的暴徒來處理。哪怕事后錦衣衛出面撈人,許裕興也可堂而皇之地推說抓捕的時候無法確認這些人的身份。

當然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既然里有真正的錦衣衛,那他們為什么不在先前直接亮明身份,而是要選擇對抗,就連城防軍趕到這里之后他們也還有表明身份的機會,但為什么他們最終還是沒有這樣做?雖說許家在福建的影響力頗大,在軍事領域甚至已經逐步取代了朝廷和兵部的指揮權,但終究在名義上還是大明的臣民,有些約定俗成的規矩也不敢輕易僭越。比如被稱作天子親軍的錦衣衛,許心素也會嚴令下屬盡量避免與其發生沖突,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錦衣衛這個衙門,與其關系再好也收不到什么好處,但如果得罪了這幫人,那麻煩就真的會源源不斷。許心素并不希望自家在福建之外經營的產業和人脈成為錦衣衛的目標,所以對于錦衣衛一向是敬而遠之,盡量做到井水不犯河水。

但如果錦衣衛膽大妄為,想欺到自己頭上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許裕興覺察到這地方的錦衣衛行為不軌,試圖在許家眼皮子底下從事某些不太友善的動作,那他自然也不會再保持克制。事關許家的安全,那可沒有任何退讓的空間。

在城防軍和自己的下屬對錦發號內部進行了初步搜查,確定沒有安全隱患之后,許甲齊、許裕興和金鳴才進入這個地方,查看里面的真實情況。

錦發號這處宅院的面積不小,前后總共四進院子,城防軍已經將在這里抓捕的所有人員,以及進攻過程中被火槍射殺的幾個人,全部都集中到第二進院子的天井中。

許裕興三人走進院子,便看到天井里密密麻麻跪著一堆人,手都被鐐銬反銬在身后。旁邊的空地上擺放著從這些人身上繳獲的各式武器,除了幾支手弩之外,還有錦衣衛的制式腰刀數把,長短火銃各兩支。

尋常做買賣的商人,哪會在自家商行藏有這么多的武器,光憑這些繳獲,就基本能坐實這些人的身份絕非普通人了。

“沒有腰牌?”許裕興掃了一眼,便向負責搜查證物的下屬問道。這些人的身份若是錦衣衛,那么他們身上必然也會攜有錦衣衛特有的身份腰牌。

那下屬倒是很機靈,靠到許裕興身后壓低了聲音回話道:“稟大人,腰牌是搜到了,卑職尋思這玩意兒擺出來或許會讓大人不好處理,所以就先收起來了。”

許裕興側頭瞟了他一眼,微微點頭肯定了他的做法:“你倒是挺機靈……做得好!”

如果這幫人亮明腰牌,那這事就變成了兩個衙門之間的公對公,許裕興雖然不怕錦衣衛,但處理起來不免會多出不少麻煩。但先將他們的腰牌收繳了,就算這些人自報身份,許裕興也可以不予采信,將其當作一群武力對抗官府的暴徒來處理。哪怕事后錦衣衛出面撈人,許裕興也可堂而皇之地推說抓捕的時候無法確認這些人的身份。

當然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既然里有真正的錦衣衛,那他們為什么不在先前直接亮明身份,而是要選擇對抗,就連城防軍趕到這里之后他們也還有表明身份的機會,但為什么他們最終還是沒有這樣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完美世界小说 澳门赌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 即时赔率加强 美国股票指数 想赚钱又怕亏本的文字 广西福利彩票快三 海南环岛赛 178棋牌注册就送178元 幸运28翻倍数投注法 微信捕鱼游戏技巧 足彩即时比分 电竞比分网实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