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愛去小說網 > 玄幻異界 > 最后的公國 > 第一百二十四章:重要人物

第一百二十四章:重要人物

最后的公國征服女匪首第一百二十四章:重要人物隨著摩爾的一聲大叫,怔在原地正在喘氣的所有人都向高地看去。立刻四周響起了一片來自斯爾泰歌德士兵的高呼:“對,是大人,是德澤爾大人!”

在士兵們的叫喊聲中,透過火光、刀劍、人影的映襯,伊桑看到在那塊小小的高地下,兩個明顯是圣葉環軍的騎士已然覺醒了規則之力正身先士卒的指揮著騎兵瘋狂的向據守高地的安德拉人沖擊著!

他們根本不去管身后一直糾纏在隊尾,隨時可能會掩殺過來的安德拉騎兵,似乎他們的眼中好像只有那個小小的高地!

“父神在上,現在我們應該去援助大人!”摩爾拔出手斧高喊著撥動戰馬,可他的韁繩立刻被突然伸手的伊桑緊緊抓住。

“不,這與現如今的情勢無濟于事,摩爾,你帶著一隊人去擋住那些安德拉人!”伊桑用不容質疑的語氣向摩爾大聲命令道:“他們如果沖過去大人們就完了!”

他不等摩爾發出疑問,飛快抽出佩劍,隨著他的劍鋒一指,一聲包含著緊張,興奮和期待的吼叫在高坡頂上響起:“其他的騎兵跟我沖鋒!”

“沖...鋒!”

隨著伊桑的吶喊,他身后的騎兵立刻爆出一陣失去理智般的高呼,驕傲和熱血在這一刻掩蓋了怯懦,隨著伊桑劍鋒在空中帶起的亮影,人數不多卻如泄洪般銳不可當的斯爾泰歌德騎兵如一股可怕的旋風,掠下高坡,接著下沖狂猛的力量,狠狠的砸進了正和圣葉環軍苦苦鏖戰的安德拉人的隊伍中!

如同兩個浪花般撞在一起的騎兵隊伍里立刻飛濺出一片血腥的碎片!那些被迎頭砍下半邊頭顱和根本來不及轉身,就被從背后刺穿的安德拉武士立刻出痛苦恐懼的尖嚎!鋒利的騎槍刺進擁擠的人群,被骨頭和盔甲的夾縫卡住的刀劍在人體里不住攪動,出令人膽寒的“咯吱”聲!

從背后遭受的襲擊立刻動搖了正瘋般狂沖的安德拉騎士,他們在吶喊和呼嘯中不住盤旋戰馬,前后抵抗。甚至有人以非凡的嫻熟馬技扔掉韁繩,完全靠雙腿力量操控著戰馬,揮舞著兩柄彎刀在兩邊敵人的夾擊下奮力沖殺。

伊桑的眼前不住晃動著明晃晃的利刃,在用足全力狠狠砍倒一個幾乎和他差不多大的安德拉男孩之后,對面一道猛烈的刀光已經閃進他的眼簾!

根本無法躲避的伊桑眼睜睜的看著彎刀迎面砍來,可是隨著一道從側旁彪起的旋風晃過,鋼鐵碰撞的劇烈嘶鳴幾乎就在伊桑的耳邊響起!危險時刻,摩爾以一種令伊桑詫異的勇猛果決掩殺了過來!

迎面碰撞的兩匹戰馬在盤旋中不住顫抖,馬上的父神人則一邊嘴里出毫無意義的吼叫一邊向對方揮舞起手斧和彎刀。一瞬間,兵器迸濺的碎片到處橫飛,戰馬被碎片割傷的痛苦嘶鳴震人心肺。

“去幫大人!快去幫大人!我們來牽制住他們..”

摩爾的喊叫透過廝殺卷起的煙塵傳了過來,可立刻他就被對方逼得不出聲音。

沖過去,必須沖過去!伊桑明白這時候唯一能做的只有這個!雖然不知道那個高地上被那些安德拉人拼命保護,以及被圣葉環軍拼命撲殺的究竟是什么人,可是他知道只要能殺掉或俘獲那個人,戰斗就會結束!否則雙方只能這樣瘋狂纏斗下去,直到有一方的血徹底流干!

“父神保佑,沖啊!”模仿著梅列格那種令人熱血沸騰的怒吼,不再保留的莫里使用道具獲取規則之力使用權的男孩手里的佩劍在火光中劃起一道弧光。他的劍刃在夜風里帶起一片尖嘯,伴著再次砍飛一只手掌濺起的血腥,隨即他突然發現自己的隊伍已經穿過膠著在一起的戰線。

顯然這條膠著的戰線比預想中要脆弱,如今在他的面前,只有小高地上絞殺在一起的圣葉環軍和那些拼死抵抗的安德拉近衛了,顯然這一小股的騎兵的出現讓雙方不約而同的出現了詫異.

“為了父神在地上的光明,殺掉卡爾菲!”一聲暴喊從高地上響起,一個如同隨時都可能把盔甲掙破的粗壯身影在黑暗中出狂怒的吼叫,非同一般的覺醒者的力量讓他在疊戰的人群中顯得極為顯眼,隨著一柄巨大手斧的揮舞,伊桑看到一個安德拉人的頭顱在那個壯漢的劈斬下應聲橫飛。

斯爾泰歌德----德澤爾!伊桑幾乎不用細想就立刻猜出了那個人的身份。那種狂熱,殘忍甚至是毫無理智的莽撞在他的印象里實在是太深了,看著他砍下敵人頭顱后的興奮,在一瞬間伊桑甚至覺得前世的典籍、杜撰以及電影中對這個德澤爾的形容,根本不足以說明這個人的瘋狂!

不可否認,他多少被歷史的情緒影響到了,對這個“毀約者”的厭惡讓伊桑有種想掉頭就走的沖動,可事實他根本沒有選擇,隨著四周斯爾泰歌德領地的戰士們對自己主人的呼喊,伊桑被瘋狂的騎兵們簇擁著向高地直撲而去。

這一隊的騎兵的沖鋒引起了一陣騷亂,接著連鎖反應般的立刻在安德拉人當中掀起更大的騷亂,伴著一個領隊發出的大聲命令,守衛在最前排的安德拉人絲毫不顧死活的揮動著長矛對這騎兵反撲迎上!

“父神在上,我覺得他們要逃跑!”德澤爾身邊一個騎士突然腰身向側旁一扭,在躲過一個敵人的長矛后,他的戰馬前沖,手里的長劍借勢橫貫,火光中如匹練般光華剎時抹過那個安德拉人脖子,戰馬載著失去頭顱的尸體繼續前沖,立刻消失在混戰之中。

斬殺敵人之后的騎士根本沒有停留,矯健的身影伴隨他手里閃動的長劍帶起一片片慘叫,而他的目標顯然是幾個正在慌忙向高地后面濃密的荒野草地里逃跑的敵人!

高地上已經一片混戰,甚至連原來在高地下相互廝殺的雙方也已經因為圣葉環軍突然出現的援軍變得混亂一片。沒有勇敢的挑戰者,也沒有倔強的應戰者,有的只是相互攪在一起、推推囔囔的膽怯者!

伊桑只在剛剛沖鋒的時候沖在最前,可很快他就被瘋狂的騎兵們擠到戰場邊緣,事實上那些斯爾泰歌德的騎兵比他更會操控戰馬,甚至他們的技術絲毫不下于那些常年在沙漠上奔襲的安德拉人。只一會兒的功夫,伊桑就已經被那些斯爾泰歌德騎兵超過,甚至不知道是那個王八蛋因為嫌他在沖鋒的時候礙事,還在他的馬臀上狠狠給了一槍尾。

可是,因為被擠出最混亂的地方,在混戰的縫隙中,伊桑立刻看到了那個追逐著那些安德拉人而去的騎士。

那是個身鎖子甲,外面套著一件繡有紅圣葉環印記被血跡染的有些斑斕的白色罩袍的騎士!在夜風的吹拂和火光的照射下,那個騎士的金色長擺不住飄擺,令伊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的神奇劍技被他揮的淋漓盡致。只在瞬間,他已連續砍倒好幾個安德拉人,隨著奔騰的馬影消失在濃密的草叢間,那個騎士飛快的追著那幾個逃跑的敵人而去。

不知道從哪里傳來摩爾出的“大人大人!”的喊叫,不但讓那個騎士頻頻回首張望,更讓伊桑意識到那個一閃而逝的騎士是誰,顯然他就是那個倒霉的侍從的主人-----利哥斯坦!

這個時候,不論是高地上還是河床里的安德拉人已經開始崩潰,原本相互糾纏的廝殺已經因為圣葉環軍援軍的到來變成了對安德拉人的屠殺。所有人都清楚這個時候援軍到來的意義,一旦戰心動搖就再也無法挽救的敗陣像瘟疫般襲過已節節敗退的安德拉勇士們,只一會兒,隨著幾個先膽怯的人的逃跑,無法避免的潰逃終于開始了。

已然累積了不少騎戰經驗的伊桑怒夾馬腹,放開韁繩,在已經開始自顧不暇的安德拉人中不斷沖擊,他揮舞著武器收割著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混雜中他沖出了一邊倒的潰陣外,催動戰馬向那片草叢里奔去。

進入濃密的草叢之后,身后的廝殺聲如同被隔離在很遠的地方突然變的小了。除了陣陣時有時無的戰馬嘶鳴和被殺臨死前的慘叫,就只有戰馬蹭過草葉出的“沙沙”聲,伊桑握著佩劍盡量讓自己呼吸放緩,頭腦清醒,他知道,也許可以試著去撿一把漏...

一塊小空地上,幾具尸體把四周的茅草壓倒了一大片,隨著一聲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傳來的慘叫,遠處草叢的草尖立刻一陣晃動。

伊桑聞聲向更深處奔去,夾著草葉和血腥的怪味沖鼻而來。他看到了兩個正在抽搐的模糊人影,兩柄互刺進對方身體的兵器支撐著身體,讓他們無法倒下。

看到有人出現,其中一個人影慢慢轉過了頭,他的嘴里含糊的出一聲呻吟:“我堅信父神只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快...去幫大人,他抓到了,抓到了那個....”

那個人的聲音隨著他頭的歪倒逐漸低沉下去,“噗通”一聲,兩具緊貼的尸體應聲倒下。

“癲狂者的執著”伊桑順嘴說出一句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會嘀咕出來的詞匯。就在這時,他恍惚的看到了不遠處草叢中兩個身影。

伊桑輕輕跳下馬背,手里的佩劍劍柄因為汗水的浸淫顯得有些濕滑。在用力緊了緊手腕之后,他舉起佩劍撥除眼前的荒草,緩慢的向那兩個人靠去。

一個全身被黑色外袍包裹的女人站在草叢里,她的眼睛在月色下流露著出奇的鎮定,毫不畏懼的迎著對面的圣葉環騎士。

“我得說這一切都是父神的安排,向勇敢的薩爾蒙娜公父神致敬。”一個敬佩的聲音從騎士的嘴里出,這個稱呼讓伊桑的腳下不由一沉,立刻出一聲響聲。

就在這時,一聲“轟”的大響從深草中暴起!一個安德拉人勇士像一頭豹子般猛撲向那個騎士。

“小心!”伊桑的佩劍不加考慮的向那個突襲的安德拉人身側刺去。顯然那個勇士也并非易于之輩,規則之力賦予了他強悍且靈敏的身形,但他還是忽視了這個年齡不大的孩紙的威脅,在他做出抉擇的那一瞬間,死亡就如影隨形了。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安德拉人勇士立刻被這突然出現敵人淋漓的襲擊逼得拼命向身旁揮舞彎刀,可是他的手臂伴隨著一聲割裂外袍的撕扯響聲突然飛出,接著對面善于把握機會的騎士的利劍狠狠的戳穿了他的胸膛!

“陌生人,站住!”安德拉偷襲的身體剛剛倒下,那個騎士已經嘴里出一聲吶喊,他原本側對伊桑的身體猛然飛轉,隨著月光中如幻影般閃過的雪亮匹練,鋒利的騎士劍霎時橫掃過來。

“我靠”無法躲避的伊桑揮舞起佩劍直接迎上,兩柄利劍在空中立時出刺耳的尖嘯碰撞聲,就像是鞭炮一般急促且密集。

“叮叮叮”激烈的震動和急速的碰撞讓伊桑覺得自己的手腕透出了一陣陣麻意,他怎么也想不到這個看上去完全是個高雅的貴族居然有這么大的力量,而且速度也毫不遜色

伊桑根本沒有出聲的機會,他必須集中精力、全力以赴的雙手握劍不住抵擋著對方暴風驟雨般的攻擊。手腕上的疼痛讓他只能不住的使用巧勁避免和對方的巨劍直接碰撞。可即使如此,伊桑依然被一連串快如閃電的劈殺打得不住倒退!

“父神在上,請停下,大人”抓住一個機會的伊桑向利哥斯坦出一聲急促的大喊,他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抵擋這個高強的騎士多久的攻擊,顯然這一陣的打斗讓他認識到了自己與這個家伙之間的差距

可是讓人奇怪的是,雖然聽到這聲呼喊稍微停頓了一下,可利哥斯坦立刻以更加猛烈的攻勢向他襲擊來。翻轉揮舞的長劍在伊桑面前帶起一大片閃亮的光華,隨著他興奮的粗喘,伊桑被他打得幾乎無法站立。

“啊哈,這般年輕的覺醒者可真不多,不得不說,你還真是個倔小子!”利哥斯坦在把伊桑的佩劍砸得高高仰起空門大露之后突然停下了手,他上下看看伊桑的打扮,然后又回頭看看始終看著這場打斗一動不動的那位公主,隨即把長劍一甩,鋒利的劍鋒突然搭到了那位公父神的肩膀上:“說真的,剛才的較量可真是很痛快的事,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侍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完美世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