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第659章 失蹤

一聽清心寺失火,了悟大師再顧不得其它,立即趕回自己修煉兼棲身之地了。

得到消息的宇文嫀當時有些愣,然后便幻想著若母皇被大火燒死,她是不是就能即刻登基為帝了。沒想到幕僚卻狠狠一瓢冷水潑下,這才在點撥下速速調頭去往清心寺救駕。

馬失前蹄的宇文詢卻因為毒王新研的無解之藥,而要硬生生將藥效時間熬挺過去。

不過,接踵而來的大事急報,倒讓宇文詢對那特效藥的抵抗能力增強許多,直到在清醒中吩咐放楚晗離開、再派人前往清心寺救火后,才陷入迷情。

好在他只喝了一口,還不到無處發泄、便自己撕破所有衣衫、在大街上奔跑的地步,加上已身在天星府的毒王親自配藥試解,多少起了些作用,鎖言又不斷往他腦袋和上身澆冷水,是以,天星府并未發生什么難以啟齒、轟動天下的丑聞。

但誰也沒想到,宇文詢竟會因禍得福。

之前,楚晗騙他說多曬太陽有助于恢復,不曾想,毒王新藥讓人血脈賁張之時,竟使其兩肢的恢復意外提速,事情發生僅一個半月后,他便徹底站了起來,行走自如。

宇文詢設計不成反中藥之事,只有毒王、鎖言和楚晗知曉,聯絡毒王、執行此項秘密任務的人,原本就只知自家殿下找毒王是為了對付楚晗,但具體怎么對付,并不知曉,只能通過帶回府的密封瓷瓶暗自推測,畢竟涉及使謀用計的機密,向來都皆在殿下一人心中,她和任何人都無可能、也沒有資格知道。

為消后患、以防萬一,宇文詢在西真毒王和忠心小奴鎖言的幫助下,努力抗過特藥之災后,便下達密令,殺了秘密任務執行人,從此之后,西真便真的只有毒王和鎖言知曉此事了。

而楚晗,說起來還是他最強勁的敵手,然而,卻讓他莫名信任,覺得她不會宣揚出去。

事后證明,他的感覺或者說判斷是對的,自楚晗離開西真后,外界未曾有過任何不利于他的負面傳言。

能傳報到天星府的消息,通常都是經過確認的,極少有失誤,婁敏宵拿著協議要城池這種軍報,更不可能有假,何況楚晗當時還對他說了句:“我等的,就是這一刻。”

宇文詢明白,心有大智、手段過人的楚晗,怎會猜不到他真正的心思?

設身處地想一下,若將他換在楚晗的位置上,而處在他宇文詢位置上的楚晗,也不會輕易放他離開。

非兩國來使,又是秘密行事,即使殺了,也無人可知。這樣的好機會,傻子才不放開手腳盡情利用。

可……她到底是如何將協議書送回鳳臨、傳到婁敏宵手中的?

難道是那次的青樓一條街之行?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她是被眾多脂粉相圍、趁亂遞出去的,還是在落塵坊完成的?接下協議書又連夜送往鳳臨的人又是誰?小倌兒,還是……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她又究竟在何時何地、用何種方法達成目的的?

在府中傳信不可能,每次出府又都有人在其身后跟隨,怎么還會有疏漏?◆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唯一有機會離開視線的,便是她單獨進各大藥房依單抓藥,可京都各大藥房的掌柜、鎮堂醫師甚至藥童,都無一不記錄在案,不但是西真人,且已在京都數年,不可能是楚晗的內應。

宇文詢搖了搖頭:看來,京都又該仔細梳理一次了。那人既能被楚晗委以如此重任,定是受其信任的核心人物,若不及早除之,定為大患。

婁敏宵有兩國協議書在手,西真不得不交還十四座城池,也不得不放楚晗離開。這一局,宇文詢輸了。

可看看自己站立在花樹前的雙腿,他又覺得自己并未全輸,就如楚晗走時所言:此乃雙贏。

“她還在風純國圣宮么?”他順手從枝上拈下一朵明艷鮮花,頭也不回地問道。

“是,”身后之人恭敬而答,“現在風純國的朝臣和民眾,已全都知道圣子將嫁人,且要嫁出國去。”

“鳳臨的征西大將軍,身份顯赫,又奉上十萬兩黃金和無數珍寶……”宇文詢輕嘆,“理惠征焉敢不從?焉能不應?”

身后人垂頭沉默。

大國將軍的身份已然足夠,卻還在彩禮上如此大手筆,可見楚晗對風純國圣子的重視與深情。

聽說此事一傳出,就羨煞不知多少男兒,他們都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被楚晗這樣的女子所愛。

風純國山林密布,毒瘴毒物遍地皆是,巫蠱橫行,西真和鳳臨等異國信鴿都不敢飛入其境內當空,更無法安插自己的密探,只能收買當地邊民深入其中打探消息,但如此一來,消息就會有些送達不及時,待天星府這邊得知新情況時,那邊已經過去好幾日,而時間,都是耽擱在所收買的邊民身上~~來往于邊境與風純國京都之間的來回路途比較耗時,消息一旦到了兩國邊境,便可用信鴿傳送。

所以想在風純國打探楚晗的行蹤,相當不易。但既然是十七殿下之令,便要全力以赴的完成。

宇文詢凝視著手中的花朵,久久未動,直到鎖言喘著氣跑來:“殿下,皇上宣您進宮。”

就在這時,一只信鴿直從天空俯飛而下。

不久,輕竹信筒里,被抽出一方卷紙,宇文詢緩緩展開,上有十幾個小字:

圓月節迎娶圣子;離開風純國。

“八月中秋……日子定得這么急……”宇文詢聲音淡漠,“既然楚晗極為在意自己的夫郎,那么,就從他們身上下手吧……”

身后半跪之人垂首靜聽,最后沉聲應是……

事實上,身在圣宮時的楚晗,并非成天都泡在溫柔鄉,恰恰相反,除了與琉火不時出宮一趟、故意在京都民眾面前秀秀恩愛,便是盤膝靜坐,讓逅璠施展音殺之術。

離開西真時,她順便擄走逅璠,帶到風純國,就是為了利用他的音殺之術。

此乃巫蠱之術橫行的風純國本土,又有集黑白巫術于一身的蠱王圣子在,即使不用金蛇權杖,被脅迫的逅璠也不得不照辦,每天都彈琴彈到力竭。

除了琉火,風純所有人都無法破解西真神宅宗的音殺之術,楚晗卻如怪胎般大受裨益,體內的奇異氣息不斷瘋狂運轉,化成水滴,再從心臟源源不斷地散向四面八方無形虛空,看似消失,實則隱藏。

如此不間斷地修煉一個月后,巨人口中所吐的金字魔經竟然變了色,每個金字周圍都有黑霧繚繞,并隨著時間的繼續推進,而開始努力往金字里慢慢滲透,速度不快,一點一點,但在執著而持之以恒的耐心下,其行有效,金字的每個筆畫~~一橫一豎一撇一捺,都被侵入的黑霧成功滲融,成了特殊的金黑色。

這倒是出乎楚晗意料,她原以為金字會被黑霧吞噬并取代,沒想到只是相融,金中有黑,黑中有金。

更令楚晗猝不及防的是,當所有魔經文字都被浸腐為黑金之色時,楚晗突覺腦袋里“轟”的一聲。

那聲似乎能讓人聽力失靈的震耳欲聾后,她發現自己竟能看懂魔經了,以前的目不識丁、艱澀難懂,全都成為過去,再也沒有了魔經認識她、她不認識魔經的慫矬情況。

隨之,她口中亦念念有詞起來,但并未發出聲音。此時的她,感覺魔經就像她每日必誦、已讀過千年萬遍的書,甚至,它已是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了它,她才補上一項重大缺憾。

隨著魔經翻天覆地的改變,逅璠彈琴時,感到越來越吃力,他總覺有一股暗流般的威壓朝自己罩來。

加上數天來的疲累,他的手抖得越來越厲害,最后連整只胳膊都穩不住,只聽“錚”的一聲,弦斷了。

琉火眼看逅璠一頭栽倒、趴伏在琴上,卻急切地先看楚晗,見她靜坐不動,并未受到影響、更未遭到反噬而吐血,才松了口氣。

隨后,他又目含深情地笑了~~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他的妻主,才把別人視為下山猛虎的音殺之術,當成修煉的助力。

這樣又過了八九天,迎娶之日正式定下后,楚晗便暫時告別,回山做各種迎親準備,沒想到,身在山外的四個未婚夫郎竟突然失蹤了一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完美世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