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第679章 伏魔印

“對她使用伏魔印,你,當真不怕引來非議?”離瞀眼見雷電一鞭鞭抽打在赤玄馭野身上,那女人卻咬牙忍受,一聲不吭,不由微蹙雙眉,“我能看出,她行事之前便已料到后果,知道不管成功與否,都會受到天道之罰,所以早就做好受刑準備,即使你不用印,她也自會去領受,又何必……”

他說到這里頓住,目視那正含笑將他凝視的容顏,“莫非真要用大印將她鎮壓起來?”

赤玄司幽抬眼看向雷塔:“當年她為助母尊一臂之力,披甲掛帥,大戰四方,收服魔界各個不服勢力,消除所有不穩定因素,母尊因此而對她信任至極,才在酒宴上手執令牌,許下承諾。也許從那時起,她便以為母尊退位后的繼任者定然是她,畢竟,那時我還沒有出生。”

“但后來有女可繼,又怎會輪到妹妹,”離瞀淡淡道,“她不是鬼迷心竅,而是心有不甘。”

“所以她才不停地到處點火生亂,即使不能拉我下位,也能讓我不得安寧。”赤玄司幽嘆了口氣,“我之所以一直容忍她,并非只是念及她與母尊的血脈親情,而是母尊曾在封印前百般叮囑,說無論姨娘行事如何過分,都不可毀其元氣,取其性命。”

“母尊將她的府邸賜在遠離通天城的懸浮宮,真正用意不就是將她隔離?即然已卸她兵權,又如此防她,為何又……”離瞀不解片刻,便是了然,“看來,終究是血濃于水啊……”

“不說她了,”赤玄司幽上前一把抱起只比自己矮半個頭的神帝之子,“該說說你有多想我了!”

“無恥……”離瞀低罵著,嘴角卻忍不住勾起笑意,手臂也掛到了她的脖子上,“人界走三回,嘴巴比以前~~”

“更甜了,”赤玄司幽打斷他,低頭湊近那隔著紅色面紗的丹唇,耳語般低聲曖昧,“不信你嘗嘗……”

離瞀似能勾人攝魄的雙眼充滿挑釁:“怎么,又想在這里扒光我么?”

赤玄司幽的目光立即火熱起來,但想起那樁囧事,卻不由尬笑:“那、那不是喝醉了么……”

“幸虧那日無人前來稟事……”離瞀輕哼,卻在看著不斷賠笑的臉半晌后,忽然語調一轉,聲音低如呢喃,“不過,那日的感覺,還真是好……”

“真的?”赤玄司幽臉上的尬笑頓收,換成驚喜,“那咱們再~~”

“換個地方,”離瞀羞色飛頰,粉若含春,將臉埋到她脖子里低語,“我們去……”

赤玄司幽聽完,眼前一亮,抱著他就飛身而起。

半刻鐘后,兩道相擁的身影立在一處美似仙境的地方,赤玄司幽看著眼前澄凈清澈的藍色湖水,湖岸水邊的成片青草,綻開在山石間的株株花朵和條條綠藤,不由睜大眼:“這、這都是你創造出來的?”

離瞀傲然抬頜:“舍本帝君其誰?”

“茂茂,你可真是太了不起了!”赤玄司幽捧住他的臉,目光更加炙熱,“魔界有了你,比以前生機勃勃得多!”

“那是!”離瞀在她面前早已不知謙虛為何物,此刻更加像個炫耀討賞的孩子,完全沒了神帝之子在人前的高貴、優雅、矜持,以及凜然不可侵犯,“我來之前,這里只有一種獨屬于魔界的嬌艷之花,現在卻已經有六七種了呢!”

“能娶到離瞀,不僅是我赤玄司幽的幸運,也是魔界所有臣民的福氣,”赤玄司幽又開始嘴巴抹蜜說好聽話,“來,妻主先獎勵一個吻!”

話剛落音,便不由分說將那高潔而傲嬌的人兒撲倒在地。

“一個吻就算打發啦~~唔……”爱去小说网××wwW.IQuXs.COm

“這只是第一個獎勵,后面還有,想要幾個有幾個,想要幾次有幾次。”

“無恥……”

“我這不是齒么?還白得很。”

“不要……唔……臉……”

“臉皮出生時就落爹爹肚子里了……”

“無賴……”

“茂茂,你真美……”

“……”

“茂茂,我愛你……”

“司幽……我……好想你……”

一刻鐘后,花草香中,摻入了另一種氣味……

半個時辰后,那氣味又濃一分……

一個時辰后,特殊氣味再次濃厚,兩道相疊的紅色身影也終于分開,赤玄司幽仰躺在地,離瞀枕在她臂上側面相依,柔聲低喚:“司幽……”

“嗯,”赤玄司幽溫柔輕應,攬了攬手臂,使他貼自己更近,“是不是有話對我說?”

“嗯,”離瞀斟酌一番,正要開口,卻在聽到遠處傳來的雷電抽打聲時,愣了愣,“怎么還沒結束?”

赤玄司幽低哼:“她不僅欲毀帝尊原身、欲滅帝尊氣魂,還將魔界之物帶到人界送給帝王吃,雷刑能輕得了?兩百鞭都嫌少!”

離瞀微微蹙眉:“可不能真被天雷劈死了,不然有污你的名聲。”

“天道刑罰自有分寸。若她命不該絕,自然死不了;若她所犯的罪被天道所不容,就只能灰飛煙滅。這一點,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還有,”赤玄司幽側過身來,將他擁在懷里,“以后不許再犯傻。我在人界計殺十萬兵馬于鳳天河,又暗中協助婁敏宵斬殺西真大量軍兵,并不見得必受雷刑,若如此,你這一代我受過,豈不挨得很冤枉?再說,女人頂天立地,怎能讓夫郎代為領過受罰?豈不太失面子、挫我威風?”

人界鞭刑,每一鞭下去,受刑者的背脊上都會留下一道悚目血痕。

雷電之刑更甚,除了傷及膚表,魂魄亦會同時受到鞭打,若受刑過多,用時太久,必將灰飛煙滅。

六界之中,唯有魔界不入冥界輪回,只要不犯錯誤遭受雷刑,比如赤玄馭野,或經過噬筋堂的審訊后被丟入魔界自己的輪回道,歷盡被屠的挨罰次數,比如滾刀門所住的村莊,基本上就是永生不滅。

赤玄馭野是否有命下得魔界雷塔天臺,皆看天道。

而離瞀后背無傷,顯然是刑罰不重,且用過神界靈藥。

“自請雷罰,并非只是為了代你受過,”離瞀低笑,“我在人界利用肖淺靈的身體,又派人將梅白拼的魂魄擠至角落、占用她的身軀,潛入宮中暗助玄月,這都是必將受罰之事。再說,此舉亦能麻痹姨娘,讓她以為我虛弱無比,相信我趕不及到人界阻你佩戴香囊、喝下酒水。”

“你早就對她準備好的東西做了手腳對不對?”赤玄司幽笑道,“若非被你調包摻假混入引魂香,楚晗的魂魄還不知要飄到哪兒去,哪里能找到乾坤山、進入地下千尺冰洞?難怪天機老人要我在她死后葬她尸身于乾坤山,原來是早已算出乾坤山里有玄機。可惜山里藏著的,并非是仙尸凰氣,而是魔界中人。”

“已經不錯了,起碼赤玄馭野都做不到的事,卻被一個人界老者給算破一半,”離瞀輕嘆,“若非千年前的內亂讓人界損失慘重,存活下來的靈獸也進入十萬大山自請封印,人界更加不容小覷。”

“是啊,”赤玄司幽也嘆息一聲,“我在人界一直各種猜測,卻怎么也想不到它們是自請封印。眾獸甘愿被大陣隔絕,只為落個自在。”

“神皇及以上的高手全部隕落,它們身為靈獸,怎會甘心充當低值武者的坐騎?”離瞀諷笑,“名士配名劍,好馬配好鞍,內戰后的人界,已沒有資格和能力駕馭靈獸了。”

“這件事,還需從長計議,若想干涉,也不能只我們魔界插手,”赤玄司幽在沉默中思考片刻,才給出意見并溫聲接上前面話題,“茂茂,你知道我不喜歡自己人跟我拐彎抹角,所以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我……”離瞀垂眸,“我想知道,你真要接他們入魔界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完美世界小说 二八杠玩法规则 三公逢赌必赢秘诀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走势图 190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190KK 快乐10分 六合彩管家婆 建水赚钱的 有没有休闲游戏可以赚钱的 河南22选5 双色球最佳的投注组合 时时彩平台推荐